英格兰与苏格兰表面和平实际上两位女王的关系并不和谐

  的实力、部署和形势预示着:围攻应该有一场大战,法军却轻取该城,远比事先的预料容易。当时英军瘟疫肆虐,加以疲于奔命、饮食恶劣(因为他们几乎没有给养

  最后,有战斗力的部队只剩下不到一千五百人。法国人的进攻大获全胜,只遭遇了微弱的狱抗。他们打开了两个缺口,每一个都有六十英尺宽,准备发动总攻。在此情ル下,卫戍部队势必全军覆没。沃里克一再向英国枢密院告急,大声疾呼要求援军和给养。他这时只能满足于签订投降协议,自由地撤出卫戍部队。协议刚刚签署,克林顿海军上将率领的三千援军就出现在港口,但发现该地已经落入敌人手中,原来他们遭遇逆风,所以迟迟未至。祸不单行,败军将瘟疫带回了英格兰,大批民众死于瘟疫,伦敦尤甚,一年内死了两万人。

  伊丽莎白通常的积极性和远见性没有在这件事情上体现出来,这时的她乐于妥协。摄政太后需要赢得时间,以便彻底消灭胡格诺派,因此也乐于以任何合理条件跟英格兰妥协。双方议定:法国提供人质,担保加莱的归还,赔偿二十二万克朗。双方各自保留所有权利的要求和主张。

  英格兰和苏格兰仍然保持和平,伊丽莎白和玛丽变得亲睦友好,关系变得甚至更加巩固。两位女王表面上推心置腹,每周鱼雁频繁,表面上情同姐妹。比如,黑尔斯出版了反对玛丽称王的书,受到了伊丽莎白的惩罚。据信,掌玺大臣培根是黑尔斯幕后的教唆者,由此龙颜不悦。培根颇费周章,才重新得宠。两位女王约定:当年夏天在约克会晤,以便排除玛丽批准爱丁堡条约的一切障碍,为英格兰王位继承问题作出适当的安排。但伊丽莎白小心翼翼,避免触及敏感问题,她借口对法战争,声称有必要在伦敦滞留。她将会晤推迟到第二年。也有可能,她熟知玛丽美貌过人、辞令娴熟、多才多艺,所以,宁愿避免两人并列、暴露自己的外形处处相形见绌。玛丽已经深得英格兰国民的尊重与爱戴,伊丽莎白更加不愿意让她有机会吸引更多的党羽。

  玛丽是吉斯家族的近亲,对几位舅父忠心耿耿。她早年受吉斯兄弟的教养,一直受他们保护。伊丽莎白把这些人视为公开的死敌,熟知他们危险的品质和野心勃勃的策划,因此始终对玛丽心存疑忌,自有充分理由。吉斯兄弟为外甥女提亲,对象有:菲利普的儿子唐·卡洛斯;瑞典国王;纳瓦拉国王;查理大公爵;费拉拉公爵;波旁红衣主教(他只是助祭,不难取得豁免)。吉斯兄弟只要能加强自己的势力,扰乱伊丽莎白的安宁、给她制造麻烦;乐于将玛丽嫁给任何人。伊丽莎白防范他们的计划成功,同样积极有力。

  英格兰女王特别担心:玛丽嫁给强大的外国君主;诱使她重提英格兰王位的要求、侵入王国最薄弱的地方。伊丽莎白相信:查理大公爵的提亲可能性最大,她千方百计防止此事成功。她一面亲自劝说玛丽不要接受;一面竭力促使大公爵罢手,假意给他联姻英格兰的希望,诱使他重新向自己提亲。伊丽莎白一再对苏格兰女王说:玛丽只有嫁给英格兰贵族,消除一切猜忌的根源,巩固两王国的友谊,她才能放心。她提出:只要满足这个条件,她就审核玛丽的王位资格,宣布她为继承人。她笼统讨论了一年,最后提名罗伯特·达德利勋爵。女王现在已经封他为莱斯特伯爵,希望玛丽能选中他。

  莱斯特伯爵是伊丽莎白的权臣和宠臣,外形应有尽有,自然能吸引女性。他外貌英俊、谈吐文雅、殷勤体贴,因为他有这些长处,甚至连伊丽莎白的明察秋毫也为其所蒙蔽,看不到他人品的巨大缺陷,或者说卑劣行径。他自负、傲慢、贪婪、野心勃勃,缺乏荣誉感、慷慨和仁爱。他以才干和勇气来弥补这些缺点,由此深得君心、竟邀殊遇。女王长期和公开的青睐自然鼓起了莱斯特的勇气,他觊觎御榻,以求入赘天家。人们普遍相信:他以残忍的方式谋害了妻子——一位罗布萨特家的女继承人。他很不乐意向玛丽求婚,总认为这是他的对手塞西尔的诡计。这样一来,他会因为鲁莽开罪玛丽,因为移情别恋而挑起伊丽莎白的妒意。

  女王自己并没有认真推动这次婚事,但她衷心希望:苏格兰女王永远不要结婚。她相信玛丽不大可能接受她提出的对象,她期望这样做可以争取时间,以排挤掉其他求婚者。她太宠爱莱斯特伯爵了,不愿跟其他人分享。玛丽受到王位继承权的诱惑,似乎最终愿意听取伊丽莎白的提亲;伊丽莎白却在这时撤销提议,收回抛给对手的诱饵。这种两面三刀的做法,以及她居高临下的专横派头引来了玛丽一封愤怒的书信。两位女王表面上的亲善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这时却中断了。苏格兰女王派詹姆斯·梅尔维尔爵士赴伦敦,表示决裂之意。梅尔维尔爵士的回忆录为我们保留了当时谈判的具体情况。

  梅尔维尔是位和蔼可亲的廷臣,擅长辞令和交际。苏格兰女王交代他:除了严肃探讨政治和国务以外,还应该引入更愉快的话题,以适合伊丽莎白活泼的性格,由此潜移默化地争取她的信任。梅尔维尔表现出色,引诱工于心计的伊丽莎白完全放松了戒备,套出了她的心里话。伊丽莎白满脑子都是玛丽的轻浮和愚蠢,觉得玛丽的想法如同最幼稚、最轻佻的女性。梅尔维尔谈到他的旅行,没有忘记各国仕女的服饰各有千秋;每一种服饰都有其特殊的好处,适于衬托体态身段之美。

  女王说:各国的服饰她都有。此后,她注意每天穿不同的衣服接见大使。有时是英国式,有时是法国式,有时是意大利式。她问大使:哪一种衣服最适合她?梅尔维尔回答说:意大利式。他知道:这个答案符合女王的心意,因为这种型号最能展示她飘逸的长发。梅尔维尔注意到:她的头发红里带黄,她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颜色。女王问梅尔维尔,公认什么颜色的头发最美?她和苏格兰女王相比,谁的头发更美?她甚至问梅尔维尔:她和玛丽两人当中,谁最美?梅尔维尔谨慎地回避了这个微妙的问题,说女王陛下是英格兰最美的人,苏格兰女王是苏格兰最美的人。伊丽莎白接着问:她们两人当中,谁最高?梅尔维尔回答:苏格兰女王更高。伊丽莎白说:那她就太高了。我的身材恰到好处。她从梅尔维尔口中打听到:苏格兰女王有时会弹羽管键琴消遣。伊丽莎白自己最精通这种乐器,她命休斯敦勋爵领大使到一个房间里,房间仿佛是随意选择的,梅尔维尔在这里能听到她演奏的声音。梅尔维尔假装让和谐的乐声迷住了,闯进了伊丽莎白的房间。女王假装不悦,但还是特意询问他:她和玛丽谁弹得更好?梅尔维尔回国后,向女主人保证:从伊丽莎白的整个举止来看,没有理由期望她怀有真挚的友谊,她所有的亲善表现都是虚伪和文饰。

  就这样,两年时间在回避躲闪和钩心斗角中度过了。此后,玛丽的臣民、大臣,大概还有她本人,都认为时间已经够多,婚姻问题应该解决了。多数人的期待集中于伦诺克斯伯爵的儿子达恩利勋爵身上。他通过亨利八世的外甥女玛格丽特·道格拉斯女士和昂古斯伯爵的女儿,通过苏格兰王后玛格丽特的亲戚关系(是玛丽女王的嫡堂兄)来达到目的。伦诺克斯伯爵以前被汉密尔顿家族的优势力量逐出苏格兰,因此常驻英格兰;达恩利出生、受教育都在英格兰。他现年二十岁,眉清目秀、身材修长。人们希望:他很快就会赢得苏格兰女王的青睐。他通过父亲了解到,自己是玛丽女王的同宗。他们联姻,就保存了斯图亚特宗室的高贵。达恩利也是英格兰王位的继承人,资格仅次于玛丽。有些人借口玛丽是外国人,主张排除她的继承权,极力推崇达恩利的继承资格,宁愿给他优先权。他们联姻,两人的继承资格合为一体,其利甚大。他生来是英国人,他的实力和盟友不会引起伊丽莎白的猜忌。人们希望,疑神疑鬼的女王并非不能接受这次联姻。

  伊丽莎白对这些打算了如指掌。苏格兰女王计划跟达恩利联姻,她私下里并非不高兴。她宁愿玛丽一直不结婚。但她发现这种计划不大可能实现,只要当时能解除外国盟友的威胁、不用跟人分享宠臣莱斯特,也就心满意足了。她为了给达恩利的婚姻开辟道路,她暗中要求玛丽邀请伦诺克斯赴苏格兰,以撤销剥夺他公权的法令,恢复他的荣誉和财产。这个要求得到满足后,她留心交好汉密尔顿家族和她在苏格兰的其他党羽,以便把此事的责任推卸给玛丽。她获悉达恩利议婚进展迅速,准备一旦他提出申请,随即就准许他随父亲前往苏格兰。但她听说:苏格兰女王迷上了达恩利的风采与人品,结婚的种种举措都已经确定,却立刻表示坚决反对。她派塞格默顿召达恩利马上返回英格兰,以尽效忠义务;将伦诺克斯伯爵夫人和她的二儿子投入伦敦塔,严格监押;扣押了伦诺克斯在英格兰的所有领地。她虽然提不出发怒的理由,但还是威胁、抗议、抱怨,仿佛她受到了全世界最严重的伤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