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王朝志」英格兰联邦(上)

  英格兰联邦(英语:Commonwealthof England),或译为英吉利共和国。1649年由英国国会建立,统治英格兰王国。在奥利弗·克伦威尔征服爱尔兰王国后,从1653年5月起开始统治苏格兰王国。

  1653年,奥利弗·克伦威尔解散残余国会,自任为护国公,将国号改为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联邦(Commonwealth of England, Scotland and Ireland)。1660年,查理二世复辟结束了这段共和国时期,国号改为英格兰王国。

  第一次内战结束后,代表大资产阶级和大贵族利益的长老派操纵议会,企图通过解散军队夺取政权。克伦威尔联合代表广大平民利益的平等派,对议会进行了第一次“清洗”,驱散了议会中的长老派首要分子。

  第二次内战结束后,克伦威尔纵容莱德上校率军第二次“清洗”,驱散了议会中的长老派首分子。

  克伦威尔敦促议会通过了审判国王的决议。1649年1月,克伦威尔组建了一个包括135名审判员的法庭来审判查理一世,以“暴君、叛徒、杀人犯和人民公敌”的罪名判处查理一世死刑。随后,克伦威尔亲自签发了死刑执行令。

  1649年3月,国会决定废除君主制和上院、下院成为最高立法机构,行政权交给下院选举的国务会议,克伦威尔任国务会议第一任主席。5月,英吉利共和国成立,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浪潮发展到高峰。

  护国公时期(英语:TheProtectorate)是指在1653年至1659年,“护国公”奥利弗·克伦威尔统治下的英格兰王国、苏格兰王国及爱尔兰王国所组成的联邦,正式国号为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联邦(Commonwealth of England, Scotland and Ireland)。

  1653年,当时英国的领袖克伦威尔因认为残余国会不支持他提出的各项改革,便解散了议会,并宣布自己为“护国公”,靠着军队实行独裁管治国家,“护国公时期”开始。

  1654年4月12日,《联盟招标(英语:Tenderof Union)》声明后,苏格兰加入联邦。

  1658年9月,克伦威尔去世,他的儿子理查·克伦威尔继承护国公一职,理查无法控制政府和军队,并于1659年5月辞职,护国公时期结束,国家陷入一片混乱。新的议会为了避免再一次内战,便把流亡的查理二世(查理一世的儿子)请回。君主制于1660年5月恢复,英格兰联邦灭亡,英格兰重新成为君主国家。

  英格兰联邦时期,国家的统治者是护国公,先后由克伦威尔父子担任。护国公不是君主,但却是握有极大权力的独裁者,被称为“无冕之王”。

  奥立佛·克伦威尔(OliverCromwell,1599年4月25日-1658年9月3日),英国政治人物、国会议员、独裁者,在英国内战中击败了保王党(英语:Cavalier),1649年斩杀了查理一世后,克伦威尔废除英格兰的君主制,并征服苏格兰、爱尔兰,在1653年至1658年期间出任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联邦之护国公。

  奥利弗·克伦威尔1599年4月25日出生于亨廷登郡(Huntingdonshire)的一个中等贵族家庭,他自己称:“我的家世并不显贵也非低贱,是一平常的乡绅家庭”。事实上这是他的自谦之词,克伦威尔家族在当地算是很有名望的世家大族,其祖父亨利·克伦威尔(Henry Cromwell)曾受封“黄金骑士勋章”,与其同名的伯父也曾受封勋爵。当1628年克伦威尔首次以亨廷登议员的身份进入下议院时,他的家族当中还有另外九个人在英国国会(Parlia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中担任议员。不过克伦威尔的父亲和克伦威尔本人都不是家族之中的长子,并没有继承到爵位。虽然克伦威尔从未提到自己是一名清教徒,但关于这点应该是没有太多争议的,克伦威尔自幼的所有教育皆是清教徒式的。他家乡学校校长、同时也是教区牧师比尔德是对其思想形成有影响的重要人物之一。

  在他17岁时,克伦威尔进入剑桥大学西德尼·苏赛克斯学院(sidney sussex)就读,当时学院的院长为沃德,沃德为当时英国出名的清教分子,在他主持之下的西德尼·苏赛克斯学院甚至被坎特伯雷大主教劳德指控为“清教主义的温床”(ahothed of Puritanism)。克伦威尔就是在这种充满浓厚清教主义的环境当中就学成长的。

  克伦威尔在剑桥就读仅仅一年时间便因为父丧而返乡。1626年娶伊丽莎白·布契尔(Elizabeth Bourchier)为妻,并且迁出亨廷登郡,原因可能是由于负担不了庞大的家计。这个时期也有他的宗教信仰变得更加虔诚的记载。1628年他继承了伯父理查德·克伦威尔(Richard Cromwell)的遗产后,经济状况才有所改善。紧接着在同一年,他第一次当选为国会议员,展开他政治生涯的第一步。

  克伦威尔在第一次担任国会议员的任期当中,并无太多的建树,仅仅有他对宗教事务作过几次发言的记载。国会解散之后他回到原本朴实的生活,不过开始热心参与地方政治事务,前述他率领沼泽地区居民向贵族抗争的事件就发生在此期间。这使得他在地方上的声望越来越高,也因此使他在1640年第二次获选担任议员之职,并开始活跃于政坛。

  在他的青年时期,英国被各教派之间的纠纷弄得动荡不安,在任的国王信仰并且想实行君主专制制度。克伦威尔自己是一个农场主和乡绅,一个虔诚的清教徒,1628年他被选进议会,但是为期不长,因为翌年国王查理一世(Charles I)就决定解散议会,独自一人统治国家,直到1640年在对苏格兰人作战需要资金的情况下,才召集了一个新议会。克伦威尔又当选为议员。新议会强烈要求国王不再实行专制统治,反对英王查理一世的封建统治,参与起草《大抗议书》等文献。但是查理一世不甘屈从议会,于是1642年在忠实于国王和忠实于议会的军队之间爆发了一场战争。

  克伦威尔站在议会一边。他返回亨廷顿,组织一支骑兵队同国王作战。1642年8月,第一次内战爆发后,克伦威尔组建60人的骑兵队,10月参加埃奇丘陵之战。1643年3月晋上校,5—10月率部参加格兰瑟姆、盖恩斯伯勒和温斯比之战,连战皆捷。同年参与组建东部联盟军。1644年1月擢升为中将,任东部联盟军骑兵司令,7月在马斯顿草原之战(Battle of Marston Moor)中击败王党军,扭转战局,其部队被誉为铁骑军。但是由于缺乏统一指挥,未能乘胜追击,坐失战机。而由埃塞克斯伯爵指挥的一支议会军,却在西南地区被王党击溃。鉴于严重的军事斗争事实,不得不采取坚决有效的措施,来加强议会军的战斗力。作为中等贵族和资产阶级利益代表的独立派领导人克伦威尔就清醒的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为了吸收那些具有反封建王党决心的人到军队中来,很注意从农村中那些笃信清教的中下层农民中招募士兵,还任命一些下层社会出身的人担任中下层指挥官。12月,克伦威尔向议会提出军队改组方案,主张废除雇佣兵制,实行募兵制,建立编制完备、指挥统一的正规军。

  1645年4月,克伦威尔任新模范军(NewModel Army)副总司令兼骑兵司令,6月13日,克伦威尔率部赶到纳斯比,与托马斯·费尔法克斯(Thomas Fairfax)会合。6月14日,双方在纳斯比附近展开了决战(内兹比战役)。清晨,议会军为诱使王军速战,根据克伦威尔的建议,从高地顶部稍微后撤。克伦威尔指挥议会军右翼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高地上冲向正在爬坡的兰代尔的骑兵。费尔法克斯的步兵也与国王亲自指挥的步兵交上了手。克伦威尔的骑兵冲入敌阵,猛砍猛杀,将兰代尔的骑兵击溃。但王军步兵却向费尔法克斯的中路步兵发起了猛攻。费尔法克斯高擎战旗,率部拚命抵抗。王军攻势太猛,议会军步兵多缺乏战斗经验,开始后退。在此紧急关头,克伦威尔除留1个团继续监视兰代尔的残部外,集中其余的骑兵向王军步兵的侧后猛冲。王军步兵遭到前后夹击,顿时大乱,迅速溃散。

  鲁珀特攻占纳斯比村后,匆匆返回战场,发现王军已溃不成军。他与国王会合后,收集残部,企图再战。但议会军铺天盖地地冲杀过来,王军官兵吓得魂飞魄散,四散逃命。王军主力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从此,王军一蹶不振。

  1646年战争结束,查理一世成了阶下之囚,而克伦威尔则被认为是议会方面最成功的将军。但是和平并没有到来,因为内部发生分裂,各派别间存在着根本的分歧,还因为国王对此了如指掌而未有求和之意。

  以克伦威尔为首的独立派为抗衡长老派控制的议会,表示答应士兵的要求,拒绝执行议会遣散军队的命令。军队官兵为防止国王与长老派勾结,于1647年6月把国王从赫姆比城堡押到军队大本营纽马克特控制起来。克伦威尔为保持独立派对军队的领导权,成立了以高级军官为主体,吸收士兵鼓动员参加的全军会议,代表全军讨论和决定重大问题。同年6月5日,全军会议通过了《庄严协约》和《军队声明》,以全军名义拒绝执行议会解散军队的命令,提出补发军队欠饷、实行政治改革等要求。8月6日,在伦敦群众的支持下,军队开进伦敦,许多长老派议员仓皇逃走。独立派掌握了议会的实权。

  1647年8月1日,以克伦威尔为首的独立派发表了《军队建议纲目》,提出了建立君主立宪制的政治主张,并以此为基础与国王进行谈判,遭到国王的拒绝。独立派的政治主张完全忽视了广大士兵和人民群众的利益,引起平等派的不满。士兵鼓动员发表了自己的政治纲领《人民公约》,针锋相对地提出建立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的主张。在10月28日召开的帕特尼会议上,两派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以克伦威尔为首的独立派反对平等派的议会下院掌权和普选的主张,极力为上院和国王辩护,史称“普特尼辩论”。11月,9个团队的士兵帽子上贴着《人民公约》和“给人民自由,给士兵权利”的标语,举行武装。在此情况下,克伦威尔决定进行。11月11日,在全军会议上,他以武力驱逐了与会的士兵鼓动员,强令解散全军会议,其职能由军官组成的军事委员会取代。

  革命阵营内部的分裂,给国王和保王党人以可乘之机。1647年11月11日,查理一世从纽马克特逃往南方的怀特岛。他一面同长老派谈判,一面又秘密同苏格兰人谈判,并缔结了秘约。同时,加紧煽动各地王党叛乱,以挑起新的战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