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上帝太远离英格兰太近:爱尔兰和英国的千年恩仇记

  爱尔兰是一个不爱刷的国家,和他之前的宗主国大为不同。他之前的宗主国就是同在不列颠群岛内的邻居英国,这就不可避免地使得爱尔兰在历史上的曝光度不行。对于非西方国家来说,爱尔兰的知名度一直与排华有关。扩展阅读详见文末。

  爱尔兰是一个不幸的国家,因为他离上帝太远,却与英国太近。因为英国对爱尔兰的殖民统治,爱尔兰人觉得苦难异常,因此,大量逃离爱尔兰,从而在世界广泛的西方国家内以难民存在着。

  英国国名从其建国到现在分为四个阶段即:英格兰王国(927-1707)、大不列颠王国(1707-1800)、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1801-1921)、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1922—今,1927年正式改国名)。扩展阅读详见文末。

  这一变化代表着英国实力从弱到强,从强到变弱的历程。目前国名“大北”同样面临着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寻求独立的未来,英国未来的国名会变成什么?这是后话,本文还是先从前因说起吧。

  从英国的国名变化也可以看出爱尔兰的重要性。当英国是“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时,日不落帝国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但这时也是“亢龙有悔”关键时期,因为“岛国意识”,英国过多的自我树敌,她还不像其他国家。其他国家是不情愿地、没招谁没惹谁就被围攻了,英国则是殖民地太多、利益太多、树敌太多。

  虽然英国在日不落帝国时代不断地打败敌人,看样子儿很牛,但却因为胜利太多、太先进,从而导致自恋、从而导致过多的照顾并重视“既有成果”及其所带来的利益。对于新的科技及其更重要的“转化率问题”失去了重视,从而让德国、美国后来居上。最终,虽然两次打败德国,其国力特别是科技主导下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被美国替代。

  随着英国实力的下降,全世界的殖民地都在闹着和它分家。英国的身体各部分区分过于明显:英格兰是大脑、威尔士是双臂、苏格兰是腰部以上,那么爱尔兰就是腰部以下。这只是一种不得已的玩笑,但却是一种真实。

  从所在地域说,虽然同属不列颠群岛,但爱尔兰却是爱尔兰岛,那三位兄弟都是大不列颠岛。虽然都信仰基督教,但爱尔兰、苏格兰却是天主教占主体,从民族上看,爱尔兰和苏格兰都属于凯尔特人。与苏格兰人相比,爱尔兰人的境遇就可怜多了。

  自从都铎王朝开始,亨利七世就已经将英格兰、威尔士、爱尔兰、苏格兰捆绑在了一起。但因为宗教的天主教和新教、因为民族的关系凯尔特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因为权力关系。

  苏格兰、英格兰、爱尔兰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复杂。当地各自的权贵间的亲近与人民之间的亲近并不是同一个问题。英国的每个地区的百姓并没有形成“民族认同”“国家认同”,四个地区都有独立的认同体系。

  从英格兰和爱尔兰关系上说。借着与罗马教廷、教皇的关系,英格兰的国王亨利二世在1155年得到了爱尔兰,但爱尔兰人民却并没有同意这种教皇和国王的私相授受。最终,英格兰决定武力解决民意。

  1169年,彭布罗克伯爵理查·德·克莱尔率领英军进攻爱尔兰。1171年,爱尔兰的代表“贵族老爷”们接受了被统治的命运。自此,爱尔兰成为英王的“领地”。

  因为,中世纪的千年历史是世俗权从臣服神权到神权臣服世俗权的历史,也是民众的科学精神逐渐从神权的体中不断独立而出的历史。在12世纪,英格兰国王的世俗王权就与罗马教廷有着分歧,但因为臣服大于独立,所以,王权还要仰仗神权。

  到了16世纪,英格兰国王亨利八世则与罗马教廷发生严重冲突,矛盾的起因是亨利八世不断地换老婆,其实质还是国王想摆脱教廷控制把自己掌控的新教立为国教。最终,亨利八世在1533年被教皇开除出教会,亨利八世在次年力挺新教。

  这时,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出现。爱尔兰领地是罗马教廷封的,那么,亨利八世已经不是教廷下的信众,那么,你有什么资格统治这个领地呢?

  亨利八世一方面抬高新教教徒在英国的地位,一方面在1541年将爱尔兰从“领地”升格为“王国”。其后,又通过《1542爱尔兰王位法》,亨利八世宣布自己成为爱尔兰国的国王。当然,与教廷的关系也要通过战争和实力的较量、各种妥协与好处实现平稳。

  在英国统治下的爱尔兰除了贵族继续荣华富贵外,大部分人仍然生活在“半饥饿状态”。与此同时,整个英国也是如此,虽然日不落帝国豪横得为所欲为,但是国内的民生问题一直不太让人满意。

  特别是既不是同一信仰、同一民族的爱尔兰。当一场饥荒来临之时,爱尔兰人除了恐惧、惊慌、外逃外,只有听天由命了。听天由命的结果,就是爱尔兰迎来了大饥荒,下文我们就谈谈这一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