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赚钱失去生育能力非洲底层人的生活到底有多艰辛?

  这里是非洲塞内加尔,这里有世界上最美丽的粉色盐湖,但这美丽的背后,却有很多无法生育的采盐工。

  他们为了生存,长时间泡在盐水里工作,因此导致无法生育,即便如此,他们也别无选择。

  采盐工每次下水前,都要仔细地给身体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抹了一层奇特的精油,这么做是因为这个地方使用传统的人工采盐,抹油是开始工作的必备步骤,也是最廉价最有效方法。

  这个椭圆形的粉色湖泊,号称世界上最咸,盐浓度最高的地方之一,它比死海还高出一百多的含盐量,当地人给它取了一个浪漫的名字——玫瑰湖。

  形成这种浪漫粉的原因,就是湖里的盐。与世界上其他盐湖不同的是,玫瑰湖的盐是结晶后沉积在湖底的。而湖底又生长着一种嗜盐菌,每年冬季嗜盐菌就会与湖水发生化学反应,导致湖水变色,远远看去仿佛盛开了一朵巨大的玫瑰,简直美不胜收。世界各地的游客不远万里慕名到此,只为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但对于生活在湖边的居民而言,这种景色不是拿来欣赏的,而是用来工作挣钱的。他们维持着一种古老又奇特的采盐方式:一般由采盐人行驶木船到湖中央,然后下水浸在湖中,凭着手感用长矛将湖底的结晶捣碎,用篮子捞起倒在船上,等装满后再回到岸边沥水晒干,工作就算完成一半。

  这里的盐属于可再生资源,不用担心过度开采导致资源紧缺或者环境破坏,当你在一处水域采集完毕,45天后,盐又重新生成了。

  值得一提的是,装载的船是他们自制平底木船,防止被湖水腐化或翻船,打捞碎盐的篮子也是用椰树枝编制而成,再用塑料加固,延长使用寿命。如果是金属制品是非常容易被湖水侵蚀。特殊的环境也让当地无法进行机械化采盐。

  有趣的是,玫瑰湖的盐价是和身高成正比的。通常湖的深度只有1.5米,人人都能进去打捞,因此价格会低一些;但下过雨后水位会上涨,只有个子高的人才能下水,甚至有时还得借助30厘米高的铁架鞋,这时的盐价就会高一些。

  尽管采盐的成本很低很低,但采盐的辛苦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来的。采盐人需要长时间浸泡在高浓度的盐水里,这很容易导致皮肤受损,疤痕遍布。因此他们在下水前都会往身上涂抹乳木果油,降低损伤程度。但最大的危害,是长时间处在高温环境中会导致采盐人丧失生育能力。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另一种选择。尽管近些年的采盐收入锐减,但这毕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手段,哪怕工作条件再艰苦,为了生活,也得咬牙坚持。

  刚刚打捞上来的盐有的呈淡粉色,有的呈灰色,这是因为湖底一些藻类的影响。只需要晒上个两三天,盐就变白了。

  因此他们会在岸边划分出几个大型的晒盐场。船装满后运回岸边,再满满当当地装到盆里,一个这样大小的盆可以装大概60斤盐。

  这也是当地居民十分擅长这种运输方式,60斤重的东西都能顶在脑袋上轻轻松松行走,要真有一天工作没了,还可以考虑去当杂技演员。一艘装满盐的船最多能装60盆,每运送一盆她们就会放一颗贝壳计数,最后也是以贝壳数计算工钱。你会很佩服这里的女人,一盆这么重的东西,光是提起来都很费劲,她们就这么顶在头上,一顶就是一天。有时候状态好的,一天可以运个200盆左右。

  她们也明白这样不容易,生活的重担如同她们头顶那沉重的盐盆,虽然会让人筋疲力尽,但她们依旧选择积极乐观地去面对。辛苦但又充满希望,这就是生活。

  运上岸的盐会被她们堆积成一座座小山丘,然后挑出掺杂的沙石和杂物,再经过人工加碘以及几小时的阳光暴晒,很快盐就会变白。之后将其压碎,包装,摇身一变就是数百包商品,即将被销往世界各地。当然塞内加尔人也会使用这种盐来调味,但他们并没有进行精加工,只是单纯地加碘清洗后,就加到菜里去了。虽然有些粗糙,不过味道不差。

  塞内加尔是西非最大的产盐国,玫瑰湖年产盐6万吨,这样看似庞大的生产值,实际上也都是廉价的劳动力。采盐人们只能在每年年末和夏初才能入湖采盐,其余时间只能找些零工,或者干脆待着啥也不干,等着采盐期的到来。这份辛苦的工作,所得的微薄收入,就是支撑他们生活下去的全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