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可能改变中国能改变中国的只有自己做好两点很重要

  英国《一周》周刊网站8月13日发表题为《美国无法改变中国》的文章,作者瑞安·库珀认为,美国政府对任何大国的国内政治的影响力都是有限的——而事实上没有哪个大国比中国更大或更强。面对中国,美国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改革自身。

  如果说蓬佩奥在7月23日的演讲宣告“美国对华战略已经失败”,如果美国对华战略的目标是“按照美国的想法塑造中国”,那么某种程度上这是对的。本质上,美国根本无力塑造一个大国,大国有自己的历史逻辑。是的,即便是民国时期那样的卷入深度,美国也最终没有挽回在大陆的溃败,最终只能是浮在中国社会之上,那批留美精英和亲美派组建的政治力量没有扎根于中国的土壤。

  按照自己的想法改造一个国家,在历史上的大部分时刻都是极为困难的。军事征服最为直截了当,但是当现代民族国家体系已经成熟时,灭国战争已经非常困难,更不用说中美这样庞大的两个有核国家之间爆发灭国战争。美国真正有效的手段是政治战,即在中国国内培养亲美派,在舆论上分化中国的国家与社会、民众,在危机时刻诉诸等手段,这些都是过去一贯的做法(也并非全部做法),只是强度不强,效果嘛也就那么回事。要真是如美国所愿,中国现在应该与印度差不多。

  现在,由于中国发展的结果已经比较明确,形势还比较喜人,美国的这些软性塑造作用已经不明显。但是目前的中美关系恶化除了经济上不可持续的打压、地缘政治上在周边的挤压之外,还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美国试图削弱中国的原生动力,这主要是指技术、科学知识层面,美国不允许另一个具备技术原创能力的大国出现。另一方面则是美国仍然希望塑造中国未来有关战略思维的知识生产,这也是一种阳谋。

  那么对此,我们也可以强化我们的技术知识,这背后有非常复杂的体系需要建立。比如我们可能需要在理工类专业上进行一定的精英化教育,可能需要改革科研体制放松相关的行政控制,可能需要摸索更多的产学研结合体制,可能需要强化知识领域的公共服务,可能需要更多更有效率的军民融合等等。这些软件改进可以将科研转化为生产力的效率进一步提高,让我们在同等资源总量的情况下事实上拥有更大的可动员资源。而这些领域需要更多的文史与理工类知识相结合,两者需要更多的、更聪明的合作。

  当然,增加相关资源的供给水平也是必须的,这一部分属于意愿,另一部分则属于经济资源规模的问题,毕竟,科研整体上是极为昂贵的活动。近几年中国科研发展态势还不错,科研人员规模已经超过了美国,科研经费投入也仅比美国略少,这其中经济发展的贡献是直接的。我们如果站稳了世界供应链中段,那么我们确实可以获得稳定的收益,然而相应的收益量还是有限。因此,我们还最好可以占据消费市场,也就是生产链的最后一段。如果中国人民更加富裕,后顾之忧更少,那么中国庞大的人口就可以成为庞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经济地位就更加稳固,相应的也能刺激更多的创新活动。

  在过去,我们常常反思为什么中国没有诺贝尔奖物理学、化学、医学得主,结论常常是所谓体制问题、教育理念问题。但是现在我们更有资源了,我们就会发现实际上很多问题其实漏了基础性的问题,那就是穷。有钱不一定能创新,没钱一定不行。所以本质上,我们仍然需要巩固我们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辅之以更多的观念改革、制度改革,这可以总体上相互促进,大大扩大我们的原创性技术能力。这点在未来国际形势日渐严峻的情况下,是练好内功顶住外部压力最为重要的步骤之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