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度医疗援非 被授骑士勋章 马里总统称她是最可爱的人

  马里,一个远在1.3万多公里外的西非国家。半个世纪以来,因为一代又一代中国医务者的坚持与奉献,让中国和尼日尔河畔朴实的人民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马里时间6月27日,又有三位中国医务工作者因为自身的杰出贡献被授予了马里国家骑士勋章,其中一位是来自湖州市中医院的主任护师、院感科科长朱惠芳。记者通过微信联系上朱惠芳,不到一个小时的采访,被打断了三次,因为电话那头,刚上早班的她一直忙碌着。

  当地时间6月27日下午,马里共和国在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庆祝活动,纪念中国政府派遣援马里医疗队五十周年。活动现场还举行了授勋仪式,身为第25批援马里医疗队队员的朱惠芳被授予了马里国家骑士勋章。

  “来马里快一年了,那是我第一次到如此高规格的场所,听说马里国内的各大媒体都来了,当时心情很激动。”朱惠芳说,“总统先生还和我们握手、合影,他的讲话热情洋溢,有句话我记很清楚,听了也很感动。他说我们是一支值得信赖、乐于奉献的队伍,50年来始终为马里人民提供高质量医疗卫生服务,为马里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是‘最可爱的人’!”

  被总统称为“最可爱的人”的背后,是一代代朱惠芳们的默默付出与辛勤汗水。50年来中国累计向马里派出25批医疗队,共计800余人。而朱惠芳所在的第25批中国援马医疗队自抵达马里一年来,已接诊马里病人2.4万人次,完成手术300余台。多次举办中马学术交流会,并先后赴卡伊、锡加索等地义诊,受到当地民众的热情欢迎与爱戴。

  今年春节的时候,朱惠芳收到了一条极具当地传统特色的裙子,这是正在住院的16岁男孩的妈妈送给她的。收到裙子的第二天,就出院了,但是这位妈妈却在医院里哭了。

  “当时跑来和我说他妈妈伤心地哭了。我就很奇怪,因为他妈妈平时是个十分乐观、开朗的人,儿子住院两个半月,我都没见她哭过。”朱惠芳当时很疑惑,就跑过去询问。

  原来,妈妈哭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儿子要出院了,要和朱惠芳分开了,她心里很伤心。因为正是朱惠芳无微不至的照顾,儿子的颈椎和褥疮才好得这么快。

  去年11月,因为一场车祸颈椎受伤,住进了朱惠芳所援助的马里医院。原本喜爱武术和运动的他只能躺在床上养伤,心情变得很差。更不幸的是,因为受伤不能翻身,他臀部还长了褥疮。

  “比起颈椎的伤情,他得的褥疮更加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有生命危险。”朱惠芳说,“我每天都会在他的病床前多呆一会,除了换药、按摩、导尿等常规工作之外,还会和他交流,逗他开心,告诉他要好好养伤,把伤养好才能继续练武术,还有不能挑食。”日复一日的精心照料,的伤情渐渐好转,心情也好起来了。这一切,他妈妈都看在眼里,平日里有说有笑的她,在离别之时还是忍不住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小男孩16岁了,自尊心有很强,每天都想看看自己臀部的褥疮好得怎么样了。自己看不到,就让我们拍照给他看。然而这个拍照的活只有两个人能做,一位是他母亲,另一个就是我。”朱惠芳说,“出院后,他有一次回来复查,正好碰到媒体在医院采访,冲着镜头就说,‘这是我的中国妈妈’。”

  马里当地官方语言是法语,朱惠芳平时都用法语和当地人交流。她的微信个性签名用的就是一句法国谚语:Petit à petit, loiseau fait son nid。中文意思是:积少成多,聚沙成塔。

  “这一次是我第二次去非洲援助了。2010年到2012年期间,我在中非共和国援助过两年,这么多年下来,当地医疗事业一直在进步,我是见证者。”朱惠芳说,“非洲还有许多像马里这样贫穷、医疗水平落后的国家。很多当地的大医院还不如我们国家的乡镇卫生所,但是提升医疗水平又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一点一滴的积累。”

  在马里当地的医院里,很多一次性的注射器、吊针都会被重复使用。“很多当地老百姓觉得,两次都用在自己身上没什么问题,还能省点钱。其实这也是很危险的。”朱惠芳说,“每次开会,我都会向当地的医护人员强调,不要再重复使用注射器。现在这种现象渐渐变少了,至少我们团队所在的医院里是没有了。”

  改变的是小小的习惯,影响的可能是很多人的命运。对于朱惠芳来说,她一点一滴的辛勤付出不仅仅缓解了马里人民的病痛,更多的是收获到了来自对方的信任与亲近,对她而言这就是最大的鼓励与鞭策。

  “积少成多,聚沙成塔。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对我如此,对我们整个援助团队如此,对整个马里乃至非洲的医疗事业也是如此。”朱惠芳说,“希望在我们国家的帮助下,非洲的医疗水平也会一点一滴地慢慢变好。而我愿意做那汇成江海的一个小水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