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罗马到盎格鲁撒克逊看英格兰统一前夕的“七国时代”

  《三国演义》云“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考察世界历史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几乎所有国家的历史都经历了一个从分散走向统一的进程,这一进程反映的是人类从部落走向集体,最终使“国家”得以脱胎的过程。在诺曼征服以前,英格兰经历了长达四百余年的“七国时代”,也可以说这是英格兰历史上的“战国时代”,正如秦国一统六国,英格兰的“七国时代”最终也走向了统一。

  罗马征服了英格兰,将这座与欧洲大陆隔绝的“蛮荒之地”纳入到了罗马文明体系中。为了保护这座岛屿,罗马人费尽苦心在英伦岛上修建了两座鲜为人知的长城(哈德良长城(Hadrians Wall)、安敦尼长城(Antonine Wall))。这属于罗马人的“长城防御体系”中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在欧洲大陆上莱茵河和多瑙河畔,即日耳曼长城。

  修在不列颠岛上的长城是为了阻拦苏格兰人,欧洲大陆上的长城是为了阻拦日耳曼人。但长城并没有能够阻止罗马帝国走向衰败和分裂,日耳曼人不仅侵入了罗马帝国的领土,在罗马帝国衰弱后,罗马人离开了不列颠岛,取而代之的是日耳曼人中的一个分支盎格鲁-撒克逊人以及朱特人。在罗马帝国衰弱后,他们不约而同地从西欧以及日耳曼尼亚地区向不列颠岛迁徙。

  具体的历史细节已无法用文字逐一还原,这些民族在罗马人走后进入不列颠岛,通过武力征服在英格兰的南部建立了数量远不止七个国家的政权,但实际上在他们入侵的时候其社会形态还隶属于氏族部落时期,“国家”的出现需要建立在生产力提高,社会分工出现,阶级得以划分的基础上。这一过程尽管漫长但却迅速,不断的兼并战争使他们最终在公元七世纪的时候形成了七个国家(肯特王国、萨塞克斯王国(南撒克逊)、韦塞克斯王国(西撒克逊)、埃塞克斯王国(东撒克逊)、诺森布里亚,东盎格利亚王国、麦西亚王国)

  从分布上来看,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的势力最终成为英格兰的主导,这一重要意义在于它奠定了英格兰人和英格兰这两个民族和国家主体。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融合产生了英格兰人,就连“英格兰”这一称呼也得益于盎格鲁人将不列颠这片土地称之为“盎格兰”(England),意为盎格鲁人的土地。

  盎格鲁—撒克逊时期对英格兰的影响是奠定性的,除了民族,称呼以外,古英语也是在这一时期出现。在英语没有出现之前,不列颠岛上流行着塞尔特语、拉丁语和凯尔特语三种语言,它们分别是不列颠本地土著使用,罗马人带来了拉丁语,凯尔特人的凯尔特语。当操着一口日耳曼语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来到不列颠岛上时,形势发生了变化。

  换言之,当盎格鲁—撒克逊人来到岛上以后,古英语便出现了,英语的发展经历了融合发展的漫长时期,世界任何文明的语言都会经历这样的变化。早期的古英语属于西日耳曼语(Ingvaeonic)方言,诺曼征服以后古英语和法语进行融合,便进入了中古英语时期,随后再经过对发音的纠正和完善,殖民时代英语的传播,最终形成了现代英语。

  以上这些都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对英格兰这一形态的奠定作用,罗马人尽管统治不列颠岛长达四百余年,然而除了留下两条长城以外,最终什么也没有留下。罗马化的不列颠岛时期似乎进入了一个发展的停滞阶段,尽管罗马文明在彼时已经是一个高大发达成熟的文明,但它对于不列颠岛的历史推动作用似乎少得可怜,在其统治时期甚至连基督教都未曾传入不列颠岛,直到盎格鲁—撒克逊时期,基督教最终才传入英格兰。

  尽管七国时代的盎格鲁—撒克逊奠定了英格兰的主体历史和未来发展,但是七大王国有一者要和后来的英格兰历史有直接的必然联系,这意味着像中国历史中的秦国一统六国,建立秦朝,使中国历史从一个分裂时期走向统一。在不列颠岛上也需要这样来呈现。

  唯一由朱特人建立的肯特王国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或许最有可能统一英格兰的国家,这首先得益它在地理上的优越性,其王国的位置大约在今天英国的肯特郡,这是英国距离欧洲大陆最近的地方,在多佛尔海峡之间它和法国隔海相望。这种地理的优越性促使朱特人有更好的机会和欧洲大陆进行联系,使肯特王国率先在七国之中崛起。

  历史确实是这样发展的——肯特王国是七国历史上的第一个霸主,同时也是盎格鲁—撒克逊时期率先和欧洲大陆有交流的王国。公元597年,肯特王国的君主埃特尔伯特在其首都坎特伯雷接受了罗马教皇格里高里派来的使节的洗礼,成为七国历史上第一个接受基督教洗礼的君主,并信奉基督教,由此形成了坎特伯雷大主教区。

  宗教替肯特王国和欧洲大陆搭建起了一道桥梁,不过历史发展有它的偶然,尽管从现实来看肯特王国以其霸主地位最有可能和希望统一英格兰,但是在接下来的数个世纪里它却最终走向了衰落。其后涌现了两个霸主麦西亚王国和韦塞克斯王国,奥发君主在位时期,麦西亚王国的势力达到了巅峰,这一时期整个南英格兰都成为它的领土,甚至迫使韦塞克斯成为其藩属国。

  不过历史最终会选择最后的胜利者,将盎格鲁—撒克逊时期的历史向诺曼征服过渡的任务最终却是由韦塞克斯王国来完成的。在韦塞克斯王国爱格伯特在位时期,七国历史开始走向统一,爱格伯特是一位“秦始皇式”的君主,同时又是一位“晋文公式”的君主。早年由于被政治对手剥夺了继承韦塞克斯的继承权,这位皇子不得不流亡欧洲法兰克王国十三年。

  最终在政治对手去世以后才得以回国继承王位,韦塞克斯王国在他手中走向辉煌和巅峰。也许是在欧洲大陆丰富了见识和智慧,回国以后的爱格伯特整顿国力,积极的奉行“扩张政策”。绝大部分王国都在他的攻击下成为韦塞克斯的附庸,他最强劲的对手麦西亚王国,公元825年的时候,他们在艾兰敦(Ellendun)展开了交锋,胜利的天平倒向了他。

  他自称“不列颠的统治者(Bretwalda)”,成为全英格兰的宗主。但这一统一更多只是政治形势上,封建制度在英格兰还并未成熟,那需要等到诺曼征服以后。不过他至少确立了韦塞克斯王朝对英格兰的统治,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丹麦人在这一时期对英格兰的入侵,因为这群维京海盗曾经短暂的统治了英格兰一段时期。

  丹麦人是第三批入侵英格兰的民族,在8世纪末左右,他们开始大规模的入侵英格兰,而肯特王国在当时深受其害。这群强悍的维京人在不列颠岛上攻城夺地,最危险的时候只有埃塞克斯王国、诺森布里亚、麦西亚和韦塞克斯王国四者幸存。最终的结果是来自于韦塞克斯王国的阿尔弗烈德大王(大帝)击败了丹麦人,并与丹麦人划区而治,从法律形式上确定了丹麦人在不列颠岛上享有的领土,也就是所谓的“丹麦法区”。

  这一时期英格兰的历史主要集中于韦塞克斯王国和丹麦人的纷争,为了夺回被丹麦人占领的土地,韦塞克斯王国不断发动针对后者的战争,最终在公元954年收回了“丹麦法区”。阿尔弗烈德大王被尊称为英国的国父,这首先在于他维持了韦塞克斯王国对英格兰的统治,击败了丹麦人的入侵,韦塞克斯王国也是在这一时期和英格兰的历史融为一体,也就是说英格兰的历史就是从这里开始发端。

  他的继承人长者爱德华的功业更为伟大,使苏格兰在形式上臣服于韦塞克斯王朝,他收复了大部分之前被丹麦人占领的土地,成为第一个全不列颠的共主。但是,英格兰最终还是在10世纪末被来自于丹麦的克努特一世征服,韦塞克斯王国短暂覆灭,英格兰进入丹麦王朝时期。这时的英格兰已经临近诺曼征服时期,但它已经完成从分裂走向统一的过程。

  从5世纪左右盎格鲁—撒克逊人进入不列颠岛开始,这段历史经历了四百年的发展,使得英格兰完成从氏族部落向封建化转变的进程,同时也完成了割据王国向统一王朝的发展。盎格鲁—撒克逊时期完成了它的历史人任务,丹麦人最终并没有在不列颠岛上建立长久的统治,来自于欧洲大陆上诺曼底公国的诺曼人成为最终的赢家。

  1066年来自于法兰西的诺曼人成功的入侵并征服英格兰,征服者威廉成为英格兰国王,从这一时期开始,英格兰开始进入稳定发展的阶段。盎格鲁—撒克逊时期结束,诺曼王朝开启在英格兰的统治,封建制度在英格兰扎根,直到二战前英格兰从此再也没有面临来自于岛外的攻击,作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韦塞克斯王国尽管消逝了,但是前者却成为现代英格兰人的主体,构成英格兰的主体民族。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英格兰开始和欧洲大陆进入矛盾不休的时期,而这就是诺曼征服以前英格兰“七国时代”的历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